据悉:“去年,续驶里程250公里以上的电动车,国家补5.5万元,北京市补5.5万元。今年,同样的车,‘国补’降到了4.4万元,‘地补’只有2.2万元,买车得多掏4.4万元……”这两天,焦急等待今年北京首轮电动车牌摇号结果的李先生发现,今年电动车最高补贴比去年减少了40%。

从个人购纯电动车最高补贴12万元,到2016年最高补贴11万元,再到2017年最高补贴6.6万元,直至2020年补贴完全取消,在如此大幅度的补贴退坡面前,我国刚刚迈出商业化步伐的新能源汽车产业,离开了政府补贴的刺激,又将何去何从?

微面

“2012年,我国累计推广应用新能源汽车1.7万辆;2013年、2014年两年的推广应用量逼近10万辆;2015年跃升到37.9万辆,2016年新能源汽车销售50.7万辆,连续两年产销量居世界第一。”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说,我国新能源汽车的累计推广量已经超过了100万辆,占全球市场保有量的50%,其中,纯电动汽车占据了大头。

一直以来困扰电动汽车发展的充电基础设施,去年也取得了突破。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郑栅洁说,2016年,公共充电桩的数量从年初不到5万个,增加到年底的15万个,当年增量是上年度的6倍,我国一举成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最快的国家。此外,汽车销售厂商提供的数据显示,私人乘用车的充电桩安装比例已经提高到80%以上。城际快充站已服务1.4万公里高速公路,形成四横四纵两环格局,站间平均距离48.6公里。2017年,力争新增充电桩80万个,其中专用桩70万个,公共桩10万个。

为了保证补贴退出后,车企依旧有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动力,工信部将推出平均燃油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制度,并于去年9月发布了征求意见稿。据专家介绍,该制度包含油耗与新能源汽车两套积分体系,前者可以转让、结转至下年度使用,后者只能转让,不许结转。这意味着车企不仅面临着平均油耗达标的硬约束,2018年开始还必须完成一定比例的新能源汽车积分。

“今后,在大幅度降低政府对电动车企业补贴的同时,要加大对消费者的信贷支持。”北京清华工业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朱德权说,挪威只有550万人,却是全球第四大电动汽车市场,其主要推动力是消费者的卓越体验:驾驶电动汽车进城有专用充电桩和免费停车位,不用交每次80克朗的进城费用;上下班电动车有专用道;更重要的是,购买电动车还可享受十年免息绿色信贷。这一思路值得研究借鉴。

因此,不管补贴如何,电动汽车都将成为城市往来的主流,环保政策的完善让电动汽车成为广大车主的首要选择。那么,怎样选择一款价廉质高的纯电动新能源汽车呢?比克汽车将为您解决疑虑,为您的出行保驾护航。